.信阳协和医院   .全国品牌连锁医院   .新农合 市医保 定点单位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针刺疗法在脑卒中恢复期中的作用

发布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1/11/16 14:34:19  浏览次数:

【摘要 】针刺疗法具有疏通经脉、调和气血、扶正祛邪、活血化瘀等作用,且疗效显著,副作用小,在脑卒中恢复期的运用有大量的临床报道。对于肢体偏瘫、言语障碍、吞咽困难、便秘、呃逆、抑郁状态、失眠、排尿障碍等取得了满意的疗效。根据患者的临床症状采用局部取穴、远道取穴及辨证选穴,符合中医的整体观念、辨证论治。多数采用体针、头针或头体针结合等,并有不同针法及相应的药物做对照。但在穴位组合、针刺手法、刺激强度及治疗时间上等存在差异,有待进一步完善。
【关键词】 针刺疗法;脑卒中恢复期;综述
The Role of Acupuncture Therapy in Stroke Convalescence
CHEN Su-hui,SUN Hua,XU Hong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Hospital,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Beijing 100730, China
【Abstract】  Acupuncture therapy which has plenty of clinical reports in high efficacy and low side effect,playing an important role in dredging meridians,strengthening vital qi to eliminate pathogenic factor,regulating qi and blood,promoting blood circulation to remove blood stasis,etc. It achieved extremely effective on hemiplegia,words obstacles,difficulty swallowing,constipation,hiccups,depressed,insomnia,micturition obstacles and so on. The acupoints were chosed according to the holism and dialectical therapy of Chinese medicine . The body acupuncture, scalp acupuncture or the intergrate of them were often adopted in clinical,but the acupoints combination,acupuncture gimmick,stimulus intensity as well as treatment time need further perfection.
【Key words】 Acupuncture therapy;Stroke convalescence;Reviews

脑卒中是当今世界危害人类生命健康最主要的疾病之一,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脑卒中发病率日益上升。虽然现代医学的发展大大降低了脑卒中急性期的死亡率,但脑卒中经过积极抢救后往往留有较多的功能障碍,进入恢复期,而恢复期的治疗至关重要,若治疗不当或不及时会留有不同的后遗症,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一般情况下发病2周内为急性期,2周以后进入恢复期,半年以上则为后遗症期。而针刺疗法在恢复期中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针刺能显著改善瘫痪肢体和语言等功能,提高治愈率。经大量临床实践证明针刺疗法具有起效快,副作用小,费用低廉,简便易行等特点。本文主要从脑卒中的病因病机、诊断标准、中医辨证及针灸治疗这几个方面进行论述。
1.病因病机
有关脑卒中的记载,最早见于《黄帝内经》,其中的“偏枯”、“偏风”、“薄厥”、“大厥”、“仆击”等与现代医学中的脑卒中类似。其发生是由多种因素导致的。《内经》提出:①体虚邪中,如《灵枢•刺节真邪》云:“虚邪偏客于半身,其入深,内居营卫,营卫稍衰,则真气去,邪气独留,发为偏枯。”②情志失调,气血逆乱犯脑,如《素问•生气通天论》云:“阳气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素问•调经论》指出:“血之与气,并走于上,则为大厥”;③饮食失调,痰浊内生,如《素问•通评虚实论》曰:“仆击、偏枯……肥贵人则膏粱之疾也。” 此外,《诸病源候论》论中风病因病机为“中风者,风气中于人也……风偏枯者,由血气偏虚,则奏理空虚,受于风湿。”总之,中风的病机概而论之主要有风(肝风、外风)、火(肝火、心火)、痰(风痰、湿痰)、气(气逆)、瘀(血瘀)、虚(阴虚、气虚)六个方面,它们在一定条件下,相互影响,相互作用。
2  中医辨证
首辨病位深浅,邪中经络者浅,中脏腑者深。 其次辨病势的顺逆。根据不同的表现分别予以治标、治本或标本同治。本病多属于本虚标实之证,在本属阴虚,肝肾不足,气血衰少;在标为燥热,风火相煽,痰浊雍盛,气血瘀阻。
2.1  辨病位浅深和病情轻重
    根据脑髓神机受损的程度与有无神志昏蒙分为中经络和中脏腑。(1)中经络:肌肤不仁,一侧手足麻木或偏身麻木,半身不遂、口眼㖞斜或语言不利 。(2)中脏腑:神志不清或昏迷,半身不遂,口眼㖞斜,或失语或头痛,项强,高热,呼吸鼾鸣,喉中痰声漉漉,口角流涎等。根据病因、病机不同,又分为闭证和脱证。① 闭证:多因气火冲逆,血菀于上,肝风煽张,痰浊壅盛。症见突然昏仆,不省人事,牙关紧闭,口噤不开,两手握固,面赤气粗,喉中痰鸣,二便闭结,躁扰不宁,脉弦滑有力。② 脱证:由于真阳衰微,元阳暴脱。症见目合口张,鼻鼾息微,手撒遗尿,四肢逆冷,脉细弱等,若见汗出如油,两颧淡红,脉微欲绝或浮大无根,为真阳外越之危候。
2.2  辨病势顺逆
    以神志作为标准。若由中脏腑转为中经络,即神志转清,病势为顺,预后良好;若由中经络转为中脏腑,病人渐至神昏,为病势逆转,预后差。
3.针刺治疗
针刺治疗具有疏通经脉、调和气血、扶正祛邪、活血化瘀等作用,对脑卒中恢复期并发症的治疗具有显著的疗效。
3.1  痉挛性瘫痪
痉挛性瘫痪属中医的“筋痹”,是脑卒中恢复期最常见的功能障碍。临床取穴多采用单纯体针、头针或头体针联合运用。韩淑凯等[ ]以五输穴为主,表里两经并刺法治疗痉挛性偏瘫,总有效率为96. 43﹪,显著优于常规药物治疗的78. 18﹪;潘永清[ ]对痉挛性瘫痪患者行透穴疗法,如上肢取肩髃透极泉,曲池透少海;下肢取阳陵泉透阴陵泉、悬钟透三阴交等,每次30min,日1次,治疗1个月后发现其疗效显著优于醒脑开窍针刺组和西药组,说明针刺治疗较药物疗效显著。由于阳明经为多气多血之经,偏瘫的治疗以往临床多根据《内经》“治萎独取阳明”而取患肢阳明经穴,然而,林翠茹等[ ]的研究发现头皮针结合天井穴较头皮针联合阳明经穴曲池、手三里治疗显著改善脑卒中后肘关节痉挛症状。孙华等[ ]的研究发现,头皮针联合常规针刺肩髃、曲池、环跳、阳陵泉、足三里等的总有效率为93.3%,优于头皮针配合醒脑开窍针刺组的90.9%,且明显优于单纯体针组的66.7%。此外,张自茂等[ ]研究发现头针配合患肢局部阴阳经取穴疗效优于痉挛肌电刺激法。可见头体针联合应用优于单纯体针或电刺激疗法,且针刺疗法明显优于药物疗法。由于痉挛性偏瘫的特点为“阳缓而阴急”,薛翠丽等[ ]采用的阴阳平衡针刺法,对患肢阳陵泉、悬钟等阳经穴行针刺补法,阴陵泉、三阴交等阴经穴行针刺泻法,治疗1个月后发现其疗效显著优于常规针刺组,说明偏瘫体针宜辩证地取阴阳二经穴位,并行相应的补泻手法以平衡阴阳二经经气,缓解肢体痉挛状态。
3.2  吞咽障碍
吞咽障碍属祖国医学的“喑痱”、“喉痹”范畴,易引起营养不良、吸入性肺炎等并发症。有研究表明脑卒中后约有40% ~ 70% 的患者出现吞咽障碍。临床治疗方法主要有针刺和吞咽康复训练。彭长林[ ]将脑卒中后吞咽困难患者分为任督通调针刺组与常规针刺组,任督通调针刺组穴取天突透膻中、百会透脑户等;常规针刺组取哑门、廉泉等,日1次,治疗3周后,两组均显著提高临床疗效,但任督通调法优于常规针刺法(P<0.05)。刘波等[ ]的研究发现,针刺风池、翳风、人迎等结合吞咽训练较单纯吞咽训练疗效好。此外,马金秋等[ ]的研究也发现针刺风池、风府等结合吞咽康复训练较单纯吞咽训练或单纯针刺疗效显著。然而,以上方法对主穴位的选取和手法较严格,操作有一定的危险性。申鹏飞等[ ]采用的通关利窍法,穴取内关、人中、三阴交、风池等,具有较好的可操作性,且疗效较好。孙华等[ ]采用的头针配合针刺百会、廉泉穴疗效较单纯体针显著,且安全性较高。以上结果说明了针刺疗法能较好的改善患者的吞咽障碍,并且头体针联合治疗或针刺结合吞咽训练疗效更显著,值得临床推广。
3.3  言语功能障碍
据统计,脑卒中后10 %~18 %患者遗留不同程度的言语功能障碍[ ]。临床常用主穴为廉泉、哑门、金津、玉液、百会及头皮针言语区。徐基民等[ ]对脑卒中后构音障碍患者行针刺廉泉、金津、玉液、风池等穴,并配合言语训练,每日1次,每周5次,治疗2个月后,总有效率为96.7%,显著优于单纯言语训练组的67.7%;常静玲等[ ]对脑卒中后运动性失语患者的治疗发现,针刺百会、四神聪、金津、玉液、廉泉、哑门等穴,配合语言康复训练的临床疗效和语言评分均优于单纯语言康复训练;张慧敏[ ]的研究发现头皮针疗法结合言语康复训练也显著优于单纯康复训练组,表明不同针刺方法配合言语训练能显著改善患者的构音障碍。此外,李隽等[ ]对脑卒中后失语患者行醒脑开窍针刺法,有效率为83.3%,而常规针刺组为76.7%,说明醒脑开窍针刺法优于传统针刺法。孙铭[ ]对卒中后失语患者行头皮针疗法,并以廉泉、通里、金津、玉液为主穴的刺法作对照研究,发现头针组疗效优于体针组。说明不同针刺方法均能促进脑卒中后言语功能的恢复,且头皮针和醒脑开窍法均优于常规针刺法。
3.4  排尿功能障碍
脑卒中后的尿失禁、尿急、尿频等排尿功能障碍在临床很常见。针刺治疗对脑卒中后尿失禁疗效较好[ ]。王敏等[ ]对脑卒中后尿失禁患者行调补督任法,穴取百会、关元、气海等,并以中极、膀胱俞等常规主穴为对照,发现两组均能改善症状,但是调补督任法优于常规针刺法。孙正军[ ]采用俞原配穴法,穴取肺俞、脾俞、肾俞及太渊、太白、太溪等,总有效率为90%,显著优于常规针刺组的73.9%。赵颖等[ ]对脑卒中后尿失禁患者针刺足运感区、八髎及肾俞穴,并以肾俞、中极、关元等为对照,治疗4周后,两组针刺方法均能改善临床疗效,但头体针结合显著优于常规体针。表明不同针刺方法均能促进脑卒中后排尿功能的恢复,头针联合体针、调补督任法或俞原配穴法优于常规针刺法。
3.5 抑郁状态
脑卒中后抑郁是脑卒中后常继发的一种精神障碍症状,近来研究发现针刺疗法具有较好的改善作用[ ]。吴家萍[ ]对脑卒中后抑郁患者行针刺百会、本神、神庭、四神聪、神门,并根据症状辩证取穴,每次30min,治疗8周后发现其疗效显著优于百忧解;李鸿杰等[ ]的研究也证实了针刺百会、四神聪、神门等疗法优于百忧解。贺军等[ ]采用醒脑开窍针刺法,并以阿米替林为对照,治疗4周后,针刺组有效率高于阿米替林组,并且针刺无不良副反应。叶海敏等[ ]采用针刺太冲、合谷、百会及印堂配合阿米替林治疗,并与单纯阿米替林治疗作对照,治疗4周后,发现针刺配合阿米替林的总有效率为90.63%,显著优于单纯阿米替林的65%。此外,祝丰奎等[ ]取本神、神庭、百会等为针刺主穴,配合药物黛力新,治疗4周总有效率为93.3%,优于单纯黛力新组的83.3%。表明不同针刺方法均较药物显著改善脑卒中后抑郁状态,针刺能上调药物疗效,且针刺治疗无药物治疗产生的不良副反应。
3.6  失眠
   脑卒中后的失眠与抑郁、残疾程度相关。米建平等[ ]对脑卒中后患者行醒脑调脏法,穴取人中、内关、三阴交、中脘、气海、关元等,每次30min,日1次,每周5次;并以口服舒乐安定为对照,治疗4周后,针刺组的总效率为92.5%,显著高于药物组的77.5%,且睡眠质量也较药物组显著提高。此外,卢琰琰等[ ]采用益肾调督养心针法,穴取神庭、百会、肾俞、太溪、神门等,且以安定治疗为对照, 4周后发现针刺组的总有效率为92%,远高于安定组的52%,且针刺组患者无安定治疗产生的日间困倦感。提示不同针刺取穴均能显著改善脑卒中后患者的睡眠质量和生活质量,并且针刺疗法可避免服用安眠药物引起的药物依赖性、毒副作用等不良反应。
3.7 便秘
脑卒中患者由于脑功能受损,破坏正常的排便反射,或者由于长期卧床、体位改变等原因,导致胃肠蠕动减缓,极易发生便秘。王东升等[ ]研究发现,针刺大横、腹结、天枢、水道穴能显著改善脑卒中后便秘患者的临床症状,总有效率为92.5%,优于西药西沙必利的72.5%。还有学者观察到头针结合体针治疗,穴取足运感区、水道、归来、天枢等,对脑卒中后便秘的治疗具有和番泻叶相近的疗效,但针刺治疗无番泻叶治疗引起的腹痛、腹泻等不适感[ ]。此外,孙远征等[ ]的研究发现,针刺天枢、关元穴能显著减少脑卒中后便秘的发生率。说明针刺疗法能显著改善脑卒中后患者的便秘症状,疗效优于药物,且无不良副反应。
3.8 呃逆
呃逆的西医治疗主要以胃肠促动力药、抗胆碱药、抗精神病类药物等为主,然而这些药物维持时间短,副作用大,而针刺治疗脑卒中后引起的呃逆具有起效快、安全有效等特点,优于常规西药[ ]。曲梅等[ ]对脑卒中后呃逆患者行针刺内关、足三里、印堂透攒竹穴,并配合双侧膈俞注射山莨菪碱,且以单纯肌肉注射山莨菪碱为对照组,治疗3天后,针刺组的总有效率为97.5%,显著优于对照组的65%,提示针刺加穴位注射治疗脑卒中后顽固性呃逆疗效较单纯肌注药物更好。丁明桥[ ]采用针刺百会、胃区和胸腔区配合内关、中脘、足三里等常规体针,以单纯体针作为研究对照,治疗5天后发现,头体针结合较单纯体针疗效显著(P<0.05)。说明针刺疗法能明显缓解脑卒中后的呃逆症状,疗效优于常规西药,并且头体针结合疗效优于单纯体针。
4. 小结与展望
综上所述,针刺疗法在脑卒中恢复期中的运用有大量的临床报道,是脑卒中康复治疗的重要措施之一,具有操作简便,经济实用,不良反应少,疗效显著等特点,且治疗方法多样,应用前景较好。早期接受针刺治疗可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残率、减轻致残程度。对于缓解骨骼肌痉挛状态、提高肌力,改善患者言语、吞咽功能,及对于脑卒中后伴发症便秘、呃逆、抑郁状态、失眠、排尿障碍等治疗方面取得了满意的疗效,能有效地缩短脑卒中患者的康复进程,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临床中多根据患者的症状采用局部取穴、远道取穴及辨证选穴,符合中医的整体观念、辨证论治。治疗多采用单纯体针、头针,或头体针结合,或针刺疗法联合相应药物或康复训练等,并有不同针法,相应的药物或者康复疗法做对照。但在穴位的优化组合、针刺的操作手法,刺激强度及治疗时间上存在较大差异,有待进一步完善。
参考文献
[1] 韩淑凯,张宝昌,左永发,等. 表里两经并刺法治疗脑卒中后上肢痉挛56例. 针灸临床杂志,2010,26(3):37-40
[2] 潘永清. 透刺加电针治疗脑卒中后肌张力增高44 例临床观察.江苏中医药,2007,39(1):39-40
[3] 林翠茹,张金喜,郭家奎. 头针结合天井穴治疗卒中后肘关节痉挛瘫痪15例. 辽宁中医杂志,2010,37(7):1362-1364
[4] 孙华,包飞,王道海,等.头针联合体针对中风偏瘫的临床疗效观察.中国针灸,26(6):395-398
[5]  张自茂,冯崇廉,皮周凯,等. 针刺治疗脑卒中后上肢痉挛疗效观察. 中国针灸,2008,28(4):257-260
[6] 薛翠丽,郑健刚. 阴阳平衡法治疗脑卒中后下肢痉挛性瘫痪的临床研究. 辽宁中医杂志,2009,36(4):620-621
[7] 彭长林. 任督通调法治疗卒中后假性延髓麻痹疗效观察.中国针灸,2010,30(7):551-553
[8] 刘波,刘亚川,李雄. 针刺结合综合康复疗法治疗慢性期脑卒中后吞咽障碍的疗效观察. 针灸临床杂志,2010,26(4):19-22
[9] 马金秋,郑剑,朱路文,等.针刺结合康复训练对脑卒中后吞咽功能障碍的影响.针灸临床杂志,2011,27(2):15-17
[10] 申鹏飞, 石学敏. 针刺改善脑卒中后吞咽障碍患者吞咽功能及血氧饱和度水平的临床研究. 辽宁中医杂志,2009,36(2):266-268
[11] 孙华,包飞,王道海,等.头针配合体针治疗中风假性球麻痹疗效观察.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2006,12(7):599-600
[12] Winhuisen L , Thiel A ,Schumacher B ,et al . Role of the contralateral inferior frontal gyrus in recovery of language function in post stroke aphasia :A combined 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and 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 study [J ] . Stroke ,2005 ,36(8) :1759 21763.
[13]  徐基民,李惠兰,卢虎英,等. 针刺对构音障碍患者言语和声学水平的影响. 中国针灸,2010,30(7):537-341
[14]  常静玲,高颖,李胜利,等. 针刺配合语言康复治疗脑卒中后运动性失语. 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2010,16(1):58-59
[15]  张慧敏. 头穴丛刺结合言语康复治疗脑卒中运动性失语临床研究[J ] . 针刺研究,2007,32(3) :190-194.
[16] 李隽. 醒脑开窍针刺法治疗中风失语症30例.河南中医,2010,30(6):598-599
[17] 孙铭. 头皮针语言区治疗中风失语100例临床疗效观察[J].针灸临床杂志,2004,20( 8): 92- 93.
[18]  王再岭,傅立新,熊俊,等. 针刺治疗脑卒中后尿失禁疗效的系统评价. 针灸临床杂志,2010,26(1):39-43
[19] 王敏,刘雅静. 调补督任法治疗中风后尿失禁80例临床观察. 辽宁中医杂志,2009,36(2):273-274
[20]  孙正军. 俞原配穴治疗脑卒中后无抑制性神经源性膀胱60 例.江苏中医药,2008,40(12):80-81
[21]  赵颖,王琪. 头体针结合治疗脑卒中后尿失禁. 针灸临床杂志,2009,25(4):22-23
[22]  张建博,任路,孙艳. 针刺治疗中风后抑郁症的Meta 分析. 中国针灸,2009,29(7):599-602
[23] 吴家萍.针刺辩证治疗中风后抑郁症150例临床观察.针刺研究,2010,35(4):303-306
[24] 李鸿杰,钟宝亮,范银萍,等.针刺治疗脑卒中后抑郁:随机对照研究.中国针灸,2011,31(1):3-6
[25] 贺军,申鹏飞.针刺治疗卒中后抑郁症临床疗效研究.针刺研究,2007,32(1):58-61
[26]  叶海敏,刘玲. 针药结合治疗缺血性脑卒中后抑郁状态的临床观察. 湖北中医杂志,2008,30(1):27-28
[27]  祝丰奎,赵军,丁勇. 针药结合治疗中风后抑郁的临床疗效观察. 针灸临床杂志,2010,26(5):10-11
[28] 米建平,余焯燊,赵晓红. 醒脑调脏法治疗中风后失眠40例疗效观察.辽宁中医杂志,2009,36(10):1723-1724
[29]  卢琰琰,李振宗,叶仿武. 益肾调督养心针法治疗脑卒中后失眠症25例
临床观察.江苏中医药,2008,40(7):59-61
[30] 王东升,王顺,孔令丽,等. 腹部电针治疗中风后便秘临床观察. 中国针灸,2008,28(1):7-9
[31] 赵颖. 头体针结合治疗缺血性脑卒中后便秘疗效观察. 上海针灸杂志,2010 ,29(7):436-438
[32]  孙远征,罗梅,牛雪茹. 针刺募穴预防中风后患者便秘临床观察. 上海针灸杂志,2010,29(6):16-17
[33]  林小苗,杜元灏,熊俊,等. 国内针刺对照西药治疗脑卒中后呃逆疗效比较的系统评价.中国康复医学杂志,2010,25(4):353-356
[34] 曲梅,宋建聪. 穴位注射加针刺治疗脑卒中后顽固性呃逆的疗效观察. 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2010,16 (2):185-186
[35] 丁明桥. 头体针并用治疗中风后呃逆疗效观察. 上海针灸杂志,2009,28(9):537
 

 


上一篇:针刺治疗脑外科术后偏瘫
下一篇:糖尿病与吃的不尽瓜葛——《改变糖尿病患者一生的饮食计划》评述
医院简介 | 交通指南 | 名医风采 | 先进技术 | 网站地图
地址:信阳市工区路600号(申泰市场对面) 邮政编码:464000
咨询电话:0376-6206888、6263120 投诉电话:0376-6229688
信阳协和医院